79年20000越军死守柑塘,13军军长阎守庆黑虎掏心,斩断越南命脉


发布日期:2022-05-23 11:41    点击次数:126


“黑虎掏心”是中华武术虎拳中的第13个招式,是虎拳当中最具杀伤力的绝招,其动作要领是,在徒手搏斗过程中,右侧身躯稍微朝向对方正面,双手小臂稍微收至腋下,力量较强的右拳向前待击,左手做防御,借助冲刺的力量,右拳直击对方心脏部位,给予对方致命一击。

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,解放军原昆明军区13军奉命攻打越南经济重镇柑塘时,面对企图死守此地的20000余越军重兵,直接来了一个黑虎掏心战术,灭了越军345师121团以后,柑塘越军瞬间土崩瓦解,直接斩断越军经济命脉。

针尖对麦芒

越南原黄连山省柑塘市,当时的规模不过是跟中国西部一座小县城那么大,但是,该市西南郊一带盛产磷矿,战前越南在他国的援助下,在此建立起了一座年产千万吨级的磷肥厂,每年至少能够给越南当局带来数千万美元的外汇,因而成为越南当局的经济命脉【1】。

战前,尽管越南当局对中国西线兵团的用兵规模预估不足,认为云南方向的中国军队参战兵力不会太多,但是,黎笋在柑塘市留了一手,投入了15000人左右的兵力,以越军345师为主力,而且还将二线的316A师这支王牌陆军部队设为预备队,使得柑塘市可用兵力约为24000人左右。

越军345师这支部队,是以原黄连山省军事指挥部下辖的121团为骨干,从越南中央军和地方军部队抽兵组建的新部队,于1977年才成军,但可别小看了这支部队,因为该师师长麻永兰是黎笋的心腹,而且该师所有人员,都是参加过抗美战争的老兵,新兵都没资格进入该师服役。

越军345师组建后,列装了清一色的苏制武器装备,名义上归越南第二军区指挥,但是,师指挥部可同河内直接联系,并有驻越苏联军事顾问跟随指挥。

柑塘市当面是中国云南河口县,在此地区,中越两国以红河为界(中国境内称元江),红河河面最窄处约为80米,最宽处超过200米,平均水深3米,水流湍急,水下尽是乱石暗礁,无法徒涉。渡过红河进入越南境内,柑塘市一带也是山高路险,植被茂密,坦克车辆离开了公路,很难通行。

战前,总兵力不足9000人的越军345师配属了越南第二军区炮兵168团、黄连山省独立第2营、公安军978营、坝洒县队(连级编制)以及周边各县民军等部队,因而形成了一个总兵力约15000人的加强师。

在兵力部署上,越军345师凭借长约48公里的红河天险,将黄连山省独立第2营这些地方部队放在红河沿岸,其后方配属越军炮兵168团。整个红河天险沿岸,总兵力不过一个加强团,但是越军把守了所有要道,中国军队很难从正面突破。

越军345师的步兵121团和炮兵190团驻守在柑塘市东北侧、红河西岸的谷珊、维金、谷萨地区。师指挥部设在柑塘市大寨地区,118和124团则重点把守越北7号公路沿线,这是柑塘市守敌的退路。

这个345师,在排兵布阵上,颇有中国人民志愿军在铁原狙击战时的战术真传,在辖区所有重要交通节点上,都控制了制高点,并构筑了大量单兵掩体,暗堡和掩蔽部都有交通壕相连,适合车辆通行的地带,不仅挖设了大量反坦克壕沟,而且埋设有大量地雷。

每一处阵地都配有高射机枪、轻重机枪、迫击炮、单兵火箭筒等火器,使得每一处制高点都具备攻防与支援友军的能力。一旦某个制高点失守,越军还可以依托周边的丘陵地形, 成都高新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化整为零,不断袭扰中国军队的补给线【2】。

解放军原昆明军区13军,前身为二野陈赓兵团主力,被誉为钢刀军,麾下的37师前身为红4军12师,在抗战期间打过七亘村、神头岭等著名战役,是一支令日本侵略军闻风丧胆的陆军部队,建国后被中央军委誉为“西南雄师”。

13军时任军长阎守庆,是解放军当中不可多得的悍将。在越法战争中,阎守庆曾奉命跟随老首长陈赓出境参加援越抗法战争,在北越担任军事顾问期间,曾参与指挥了越南北部边界战役,越南第二军区的很多中高级军官都认识阎守庆军长。

根据越南黄连山省北部的地形特点,结合越军在柑塘市一带的部署情况,13军军长阎守庆命令麾下的39师切断柑塘西侧的10号公路,防止老街之敌东援,命令37师和38师呈一左一右的钳形攻势,钳击柑塘市。

从双方的兵力部署来看,可谓是一场针尖对麦芒的大战,到底鹿死谁手,只看大总攻什么时候开始。

强度红河天险

1979年2月17日凌晨,在中央军委一声令下,13军动用了9个炮兵团1000余门火炮,对红河当面的越军实施了长达30分钟的炮火急袭。

这是越军始料未及的,因为在战斗打响的前一天,越南当局将一级战备状态下降至二级战备状态,时任越南人民军总参谋兼越北战区(越南称北线)总指挥文进勇和越南总理范文同都出国搞外交去了。

一线阵地上的越军,好不容易才得到放松的机会,有的请假回家去了,留守阵地的不是喝酒就是找乐子,只有少量站岗放哨的士兵还在坚守阵地。

红河当面的越军阵地突然遭到解放军13军猛烈的炮火袭击后,留守阵地的各部才慌里慌张地集结,由于是夜间,越军各部没能组织起有效的抵抗。

解放军13军以37师为先锋,迅速利用舟船,一个营一个营地往对岸运兵,先头部队站稳脚跟后,马上搭建浮桥,掩护大部队通过,战至17日上午10点,37师约12000人的部队全部顺利渡河,并迅速展开战斗队形,掩护13军其他部队渡河。

红河西岸的越军在炮击中死的死,伤的伤,发现进攻的中国军队至少有5万人,仅大炮就有上千门后,那些残兵败将纷纷逃向柳谷、保胜、坝洒等地区。

越军345师自认为最少可以坚守2个月的红河天险,一天都守不住,越军遗弃在阵地上的武器弹药就成了13军的战利品【3】。

黑虎掏心破越军经济命脉

2月19日,13军一举攻克了柑塘北郊的柳谷、保胜之后,兵锋直指柑塘市。

此时,驻越苏联军事顾问加波年科中将姗姗来迟,匆忙建议师长麻永兰组织345师本部人马布防,并向河内求援,指名就要越军战略值班部队316A师北上支援柑塘。

345师命令麾下的121团迅速收拢红河防线败退下来的部队,前出241、199、191、250高地阻挡中国军队的进攻,企图将中国军队阻挡在柑塘市区外。

解放军13军37师师长王引生命令麾下的111团迅速向191和250高地靠拢,迅速歼灭越军121团。

250高地是柑塘北郊的一处战略制高点,在高地上可以俯瞰越南柳谷地区通往坝洒、沙巴、柑塘的3条公路,是打开柑塘北郊的重要门户。

越军121团收拢了部分残兵败将后,又收缩了防线,摆出了死守250高地群的架势。

当时正逢边境地区的毛毛雨季节,山路泥泞不堪,13军将士们又打了两天两夜的仗,个个都疲惫不堪,要命的是,南方丘陵地区每逢毛毛雨季节,都会伴有浓雾,即便是中午,能见度也非常低。

而13军渡过红河后,就进入了山高林密的地带,又遇雨雾天气,重炮部队难以发挥出火力优势。换句话说,13军37师111团在攻坚作战中,只能靠自己,没有重炮火力的支援。

111团以麾下3营8连为突击队,通过重新调配火力的方式,让8连所有官兵都换上射速更快、更适合打攻坚战的56式突击步枪,每人配200发子弹;一人4枚手榴弹,每个班增加1具40火箭筒,还有炸药包、爆破筒等火器。

1营集中全团火炮,直接朝着250高地实施正面炮击,2营和团直属部队负责警戒,防止周边高地越军支援250高地。

250高地主峰周边有5处无名高地拱卫,越军在这里投入了1个营的兵力,正面强攻,解放军111团肯定吃亏。因此,111团3营8连要从西南侧的密林地带发起突击,正面火力只是吸引250高地敌军注意力。

19日下午5点左右,111团使用小口径火炮轰炸了250高地主峰北侧一阵以后,越军的迫击炮、高射机枪也发出咆哮声,随着时间的推移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就算使用照明弹,也无法为攻坚部队引路,双方的炮火都是朝着对方枪炮声发出的方向实施火力覆盖,不是精准射击。

​111团3营8连的战士们在泥泞不堪的山林中,几乎是手脚并用行军,因为谁也保不准泥地里是否埋设有地雷一类的障碍物。

密林中,111团3营8连的战士们为了避免被越军发现,手电筒都是用毛巾蒙住,要贴着地面照射,才能发出向萤火虫那样微弱的光芒,大部分情况下,战士们都是朝着越军枪炮发出的地方摸去。

20日凌晨2点左右,8连1排摸到了250高地一处越军阵地,为了防止被其它阵地越军发现,1排使用火箭筒和手榴弹歼敌,消灭了这股越军后,迅速通知山下的友军部队转移炮口,防止误伤。然后,迅速利用越军交通壕,逐个阵地歼灭越军。

战至20日上午7点左右,8连成功拿下250高地,3营7连和9连依托250高地,分别向170高地和196高地出击,于下午13点30分左右攻克了这两处地方。

越军121团发现250高地失守后,随即从199、191等高地抽调兵力,以一个加强营的步兵向250高地主峰实施反扑。

驻守250高地主峰的111团3营8连手上是清一色的56式自动步枪,指挥员充分借助这个火力优势,将越军步兵放到阵地前30米左右再开火,一举粉碎了越军第一次冲锋。

此时,111团主力部队调动全团所有炮火、机枪火力,封锁越南柳谷地区通往坝洒、沙巴、柑塘的3条公路,彻底断绝了越军121团向250高地反扑的企图。

越军121团步兵没法靠近250高地后,便动用炮火轰炸250高地主峰。

13军军长阎守庆根据战况,及时抽调军部直属炮兵群的一个82炮击炮营增援111团,采用弹幕推进的战术,掩护111团3营9连向北瓜姚地区出击。

此时,越军121团在解放军37师各部的打击下,难以招架,被歼灭了1000余人后,不断向柑塘市市区方向败退。

越军345师麾下2个团已经深陷重围,要命的是,越军当时的指挥机制是,师长所有作战决策都需要经过师党委会表决通过后才能执行。

此时,345师党委成员有部分人在121团和炮兵190团加强指挥。身为师长的麻永兰无法召集全师党委成员开会,没法调动部队。

即便有苏联军事顾问加波年科中将助阵,也无济于事,没办法,越军345师师长麻永兰只好向河内求援。河内当局于22日紧急命令越军316A师沿越北10公路北上支援柑塘。

越军345师的所有努力,都是徒劳,此时,攻克柑塘是早晚的事情,13军用了1个黑虎掏心战术,重创了越军121团以后,整个柑塘市的越军再也没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。

23日,姗姗来迟的越军316A师约9000人的部队,在代乃地区被13军39师歼灭了1000余人后狼狈逃向越南沙巴县避战。越南经济命根之城柑塘被13军攻克【4】。

参考资料:

[1]张维国口述、杨晓东:战场上的\"顺风耳\"[J]乡镇论坛,2021(29):1

[2]王丽丽:惩罚之战:解放军发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[M]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,2011

[3]陈哲:红河是怎样偷渡的[J]军事历史,1984(03):41-42

[4]戴着成:硝烟与和平——原昆明军区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纪实[M]中国文化出版社,1986

AAB